悼傅鼎生老师人格魅力如仰高山-东方法学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64
——悼傅鼎生老师 人格魅力如仰高山-东方法学


傅鼎生教授
2017年8月3日,在我以后的人生记忆里注定是一个极其灰暗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我崇敬的师长、亲密的工作伙伴、华东政法大学教授、著名民商法学家傅鼎生老师与世长辞。一整天,微信朋友圈被悼念傅老师的内容刷屏了!各界朋友竞相表达对傅老师去世的沉痛哀悼。没想到的是,我发出傅老师去世的微信后,第一个打来电话的是我国著名篆刻艺术家童衍方先生陆雨棠,而童先生与傅老师只有一面之交!傅老师就是这样一位有人格魅力的人!
我很早就认识傅老师了,所以,傅老师有时称我“小吴”,就如同傅老师的几位老同事总是称傅老师“小傅”那样。我愿意听傅老师称我“小吴”,因为这说明我与傅老师的友谊是多么的悠久!
我已不记得我与傅老师是在何时何地如何相识的。但记得大概二十多年前,我去华政采访,路过东风楼二楼《法学》杂志编辑部的一间办公室,只见傅老师背对门口正伏案看稿。我喊了一声:“傅老师!”傅老师转过身来,走到门口与我热情握手寒暄。这一场景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没有忘记8字环绑法,我不明白自己为何对这样一次及其平常的偶遇会印象如此深刻。
傅老师在我国民商法学界具有很高的学术地位。世界华人圈最著名的民法学者台湾王泽鉴教授在一次讲座时曾对听众说,你们应该感到幸运,因为你们拥有傅鼎生这样优秀的民法老师。能得到王泽鉴老师如此高的评价,大陆民法学界恐怕不多吧橙剂!
十多年前,我询问华政的一位民法老师对一起民事案件的看法,同时我向他转达了傅老师的观点,那位老师马上说:“既然傅老师说了,那就是此案的正确答案。”资深同事对傅老师的绝对“买账”,让我很早就对傅老师“肃然起敬”。昨天,吴弘、金可可、张驰等华政著名教授在悼念文章里对傅老师的学术水平也都给予了极高评价。
各界朋友都谈到,傅老师永远是站在对方的立场上考虑问题。对此,我深有体会。我和傅老师同事七、八年,傅老师从没有在我面前抽烟。后来,我发现,其实傅老师是抽烟的无敌县令。于是我问他:“为何没见你抽烟?”他回答:“因为你讨厌烟味。马笑舒”请问:中国的吸烟者有几个能像傅老师那样顾及不吸烟者的感受呢?
6月11日,傅老师给我发来一生中最后一个短信,内容是询问我杂志是否能刊发他的一位博士生的论文。要知道,那时,他已病重住院了,心里却还惦记着学生的事!
因为傅老师能将复杂的民事法律问题分析得清晰、明了、准确,所以常常有律师、普通百姓、朋友的朋友来他的办公室咨询一抹瘦。傅老师总是热情接待,耐心解答,有时他放弃午休时间,有时长达一、二个小时。我心疼傅老师,一直劝傅老师不要把自己搞得太累,要学会说:“不《见与不见》!”傅老师总是笑笑,对我的规劝,虚心接受,就是不改。
在傅老师身上,你看不到丝毫文人相轻,同行相轧的恶习。同事七、八年,我从没有从他嘴里听到对其他民法同行的负面评价。而且,他还主动让贤姬丝秀忒,多次谢绝请他出任上海民法学研究会会长的提议,并多次推荐其他老师担任此职。
最后说说我和傅老师因为《东方法学》杂志结下了不解之缘。2009年,根据时任上海市法学会会长、《东方法学》首任主编沈国明的推荐,经华东政法大学领导同意,傅老师出任《东方法学》主编。在七年时间里,傅老师带领我们艰苦创业、披荆斩棘、砥砺前行。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中威汗蒸房!我与傅老师在办刊过程中也相互支持、相互尊重、各司其责、密切合作,在工作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前几年,傅老师年愈六旬,从学校退休了。法学会也换了新领导,傅老师和我说起他的主编一职可能要卸任。我肯切地对他说,我还有六、七年要退休了,希望你能陪我走完这一段职场之路。傅老师点点头欣然同意。可如今,天不假年,你已西去。我的愿望无法实现了!哪里还有这样心灵相通,引我前行的好导师、好兄长、好朋友啊!
值得非常安慰的是圆白菜炒饼,傅老师在临终前看到了《东方法学》成功进入核心期刊。当我第一时间将喜讯告诉他后,他在短信中连说两个“喜出望外”!还说“谢谢你带给我大好消息,如同一剂良药!”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傅老师,您放心远行吧,我们会努力把《东方法学》越办越好。我想,这是纪念您的最好方式!
《东方法学》副主编 吴以扬
2017年8月3日深夜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