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界首镇城东老屋场村刘发育老人讲红军牺牲和照顾受伤红军的故事死也不倒威的红军战士-红色兴安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69
——听界首镇城东老屋场村刘发育老人讲红军牺牲和照顾受伤红军的故事 死也不倒威的红军战士-红色兴安
快,关注红色兴安,一起涨姿势~
一、采访随笔
2016年9月20日下午两点半钟,兴安县红色文化研究会、兴安县文化旅游广播电视体育局、《灵渠》杂志等几位同志到界首镇城东老屋场村拜访了91岁的刘发育老人,听他讲82年前湘江战役之一界首光华铺阻击战的见闻,听他讲打水给受伤红军战士喝的故事。
刘发育老人夫妇听见我们的招呼声,从里屋走到外屋,非常热情地接待我们,搬板凳,拿红瓜子,笑着说,“见到你们来,我们就高兴了!”
落座以后,老人还特地从屋内靠墙的一张旧桌子里拿出一叠照片和几张留言出来给我们看。他笑着用干瘦的手指着照片说:“这是寄来的像片,背面还有字(《青岛日报》、《青岛晚报》、《青岛早报》),那几个人我认得。这几张像片没得写字吴堡吧,还有几张字条(中国人民解放军《人民陆军报》、上海《解放日报》),他们都是好远来的。”
说完,老人又补充,“这几年好多人来过,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兴安电视台都来过。我看电视剧,好多是演红军长征的攀西人才网,还演过界首呢!”
停了一下,老人又笑着说,“我不要你们拿东西来,你们来了我就喜欢。有像片给几张看看,我就蛮喜欢了。哪天我搞个像框,把这些像片挂到墙高头,天天看下就蛮好了。”
我们说:“老爹爹,这个事您不用管了手掌心简谱,那个镜框我们搞来送给您,我们照的像片也拿来一起装好,挂在墙上就得了!”
老人听我们这样说,高兴得很,咧开已经没几颗牙的萎缩凹陷的嘴巴大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整张布满岁月风霜皱纹的老脸笑起来,就像秋后夕阳中的菊花,有一种让人肃然起敬的凋而不谢的沧桑美。

刘老夫妇接受采访
老人很开朗,笑得也开心,我们从他的话中和笑声里,听出他内心世界的纯朴、善良、正直、美好,也从他的一举一动,看到了他性格的坚强和乐观。不由对这位身居破旧房屋,生活困窘,身体瘦弱,但对红军、对生活始终充满热爱之情的耄耋老人,从内心深处生出十分敬意。
说到当年光华铺阻击战的事,老人立刻收敛笑容,一脸严肃,坐在矮条凳上,右手往前摆了几下,连声说:“红军苦啊——红军不倒威啊!”
说完这几句话,老人面部表情异常复杂,焦黄的嘴唇有点微微颤动,那双凹陷的眼睛,尽力睁大,望着门外不远处的小路,陷于沉思之中。过了一会,老人突然提高嗓门,动情地说,“我要感谢那十二个红军,是他们保佑了我呀!”
二、血染光华铺,忠魂泣鬼神
1、“衣服破烂,穿草把子的队伍”
红军是民国二十三年冬天的一个下午,大约点巴钟(一点半左右)来到我们村的,有200多人。穿的衣服裤子破破烂烂的,长的长,短的短,跟叫花子差不多,枪也不多,好多是拿刀棍的。他们疲劳得要死,进村以后到处睡起,屋里头,墙根下,园秆棘(小竹篱)边,连茅司(厕所)里头也有人睡起。那些当兵的太累了,靠到哪里、坐到哪里都睡得着。但他们对我们蛮好。有好几个人一进村就问村里的大人,“村里有不有富豪?有不有饭吃?”
当他们晓得村里有一个富豪以后,就马上把那个叫做刘兴亭的富豪抓起,从他家里挑了好多担谷子,然后磨成半谷半米的米煮来吃,还杀了富豪的两头猪。
那些红军煮了些吃,还分了一些给村里的人。我妈妈帮红军缝了两三个背米的袋袋,他们就送了一个龙头壳(猪头)给我们家。那些红军对村里的人说,“莫怕,没得吃得的,跟我们去挑富豪的谷子吃!”
那个富豪本来是捆起过的,如果他不老实,红军就准备把他杀克(去),哪知让他逃脱了。后来,那富豪回来,也不敢怪村里的哪个,因为是红军搞他的,他奈红军不何。
大概是下午五点多,红军分成两路,就到光华铺张家岭打仗去了。“噼噼啪啪”打得好激烈,打到半夜就停下来了。
2、“死也不倒威的红军战士”
第二天早晨,我、还有刘发新、刘发敏、刘发通、刘发余、刘干金等六个奶仔(男孩子)瞒着大人去昨天晚上打仗的地方检噼啪筒箍(子弹壳)。
我们从我家门外那条小路走,走到村边一个园秆棘(小竹篱)边,猛然看见一个红军战士蹲坐在土坑里,面向南边,两手端着步枪,那枪架在土埂子的柏木树上,一动也不动,好像正在向敌人开枪。

红军战士端着枪牺牲的地方
我们从他后面过,他没扭头,我们从他侧面过,他也没转头。我们感到奇怪健男抢钱团,一看,赫(吓)了我们一跳——那个红军已经死克(去)了!
哎呀,那个不倒中国的威风哦!不倒中国红军的威风哦!是个死也不倒威的红军战士!他是给国民党十五军的人打死的。他呀,虎死不倒威呀,实在让人佩服!
我们再走200米,又看见一个红军侧睡(侧趴状)在地上,枪给国民党的兵拿走了。
我们再往前走,走到村子南边的枯冮(音读gang,)边,看见10个红军倒在三个地方。南边畔(kuan,水沟边高的地方)底下有2个,是头朝南边侧倒的。往东过去三十多米的北边畔底下,有6个红军倒在那里。有5个是头向北侧睡的,有一个头朝北斜靠在畔边。那里有个缺口,又有树根巴。估计是撤退时被枯冮东头那个斜堆堆的一挺机枪扫死的。再往东过克(去)二十多米的南边畔上面坡坡高头,有2个头朝南倒在那里,是被从马路桥边拱(蹿,钻)过来的敌人打死的。好惨啊!
枯冮里这10个红军都没有枪了。我们在枯冮那个斜坡坡沙石堆检了蛮多颗噼啪筒箍(子弹壳),估计那里扫了两个牛角(机枪弹夹)的子仔(子弹)。
3、“我打水给受伤的红军喝”
我们刚想走,突然那6个死过的红军里头有一个向我们招手要水喝。他讲,“小鬼,搞点水给我喝。”我们有点怕,没有哪个敢克(去)。
后来比我大三四岁的刘发兴喊我克(去)。他对我讲,“孙悟空(此时刘老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补充说,我小时候蛮吵事,特别爱爬树,就被人喊作“孙悟空”)那些短命鬼(方言骂男孩的话)喊不动,你胆子大点防身电棒,你克(去)算了!”
刘发兴喊我克(去),我总得克(去)了,因为我和他耍得最好,他经常带我克(去)掏鸟窝。
再有,我虽然年龄倒数第二,但从小就跟外婆、舅舅生活了几年,受他们的影响,我的心肠还是蛮好的。加上我读了三年蚂拐书(因家里穷,读一年,隔一年再读),卡欧斯泰罗比他们又多懂点道理,于是,我就克(去)啰!
在大家的陪同下,我走到那个没死的红军身边,壮起胆问他要起他的竹筒碗,同大家从那缺口爬上克(去),跑回村边的水口边,用竹筒碗打起水,又和大家返回克(去)。
我一个手扶起那红军的脑壳,另一个手喂那红军喝。那红军,喝水好很(厉害),一下就把那水喝完了。怪了,那个红军只要水喝,没问我们要东西吃。
一连三天早晨,我们几个好耍的都一起克(去)看那红军,每次都是我动手打水给那受伤的红军喝的。

给红军打水喝的水口
这件事,我们都没敢跟家里的大人讲,偷偷地做的。一是怕家里受连累,二是若给国民党十五军那狗十的晓得了,“叭勾!”给你一枪,你就挨了!
到了第四天,那个红军也死了。后来想起来心里好难过(刘老说到这里,语音有点哽塞,叹了一口气),唉------那时我们还小,又晓不得搞草药治(jin),村里的大人又不敢管,死得好遭孽(可怜)!
到了第五天,国民党十五军走了后,村里的二十多家,各家凑了三四斤米,请外地一个来帮工的,还有本村的刘兴运和刘兴创三个人,把那十二个红军抬到光华铺石口岭(碗塘岭),放进那煤洞口里,就算埋了。
哎呀,那些红军好遭孽(可怜),在家娘老子养大了他,有老婆无老婆,在外打仗死了又无人管,你讲遭孽(可怜)不遭孽(可怜)?
现在又好点了,那洞口上修了个烈士墓,总算年年有人去挂(祭祀)他们了。
三、重访血战场,笔笔情更深
听了刘发育老人讲述,我们迫不及待地跟随老人沿着他当年走过的小路朝村外走,想亲自走一趟八十二年前,11月30日晚上红军反攻光华铺,抢夺张家岭高地的血战故址,躬身瞻仰数位红军战士牺牲的溅血地点。

红军牺牲的地方
第一个到达的是蹲坐在园秆棘(小竹篱)边端架着枪牺牲的红军战士的地点。那里原来是个菜园,现在已经荒废了,长满了杂草,园秆棘(小竹篱)和柏木没有了,但土埂子还在。
刘老走过去,边讲边蹲坐在当年红军烈士蹲坐的地方,举起他的小铁拐杖,两眼直直地望着前方蛇菰,摹拟烈士端枪射击的姿势。
听人说,多年前,有单位和个人来采访,刘老也曾这样边讲,边摹拟,让来人好感动。而今天刘老91岁高龄,而且去年因腹腔肿瘤开了三刀,竟还如此投入为来访者又讲又做,实在令人钦佩!
看刘老摹拟的样子和神情,好像一尊威风凛凛、正在与敌人作殊死搏斗的人物雕塑。不难想像,当年那位红军战士临死还与敌人战斗,死了也不倒下的英雄形象,在他心里留下了多么深的烙印!
接着,我们先后到红军战士牺牲的地点,刘老都一一详细地讲述,烈士死的人数、方位、身体姿势、地形地物等都讲得清清楚楚。
到六个红军死的那个地方,他讲得最多,也特别激动。他还专门躺在那个受伤没死,向他们要水喝的红军战士那位置,讲给红军战士喂水的情形。他蹲在那里,边讲边做,就好像回到八十二年前那三天早晨的特殊时光里,正在给那满身血糊糊的红军伤员喂水。
到了枯冮斜坡坡捡子弹壳的地方,他还记得清捡了多少颗,算出有两牛角(机枪弹夹)的子弹。
刘老记忆很强,头脑清楚,语言也流畅,身体还硬朗,他带领我们走小路,下沟畔,上张家岭战场故址,跳土坎,看打水的沟口,刘老都兴致勃勃,一点也不知疲倦。
他多次对我们讲,“我的命有红军保佑,不要紧的。我要感谢红军!我为红军做过点小事,所以红军就保佑我啰!不然我早就死了!”
在他的心目中,红军是他的保护神。从他的一言一行中,可以看出,八十二年前他看到的和所做的,是记得多么清楚,又是怀有多么深厚的感情啊!
一个极普通的农民,一个生活困顿的耄耋老人,热爱特殊情况下的红军,几十年如一日,实在难能可贵啊!
四、采访续记
在采访刘发育老人的过程中,我们只听刘老讲,进村的红军是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人带来的队伍,这大概是他看电视获得的信息。
笔者为此上网查询了湘江之战之一的界首光华铺阻击战的资料。资料的记载与刘老讲述的作战时间、地点吻合。由此可以确定那天进老屋场的红军队伍,是彭德怀指挥的红三军团四师的队伍甲午兵戈。

光华铺张家岭争夺战故址
《界首光华铺阻击战》中是这样记载的:“30日中午,光华铺失守,为了夺回光华铺,杜中美团长急忙组织部队反攻。在向张家岭高地发起冲锋时,杜中美不幸中弹牺牲,敌人乘机反扑------为了夺回光华铺,彭德怀紧急调红四师(师长张宗逊,政委黄克诚)的另外两个团赶来增援红十团------黄昏后,中央第二纵队开始过江顺鑫朗郡,彭德怀指挥三军团四师集中所有兵力向光华铺之敌发动反攻。经过又一夜苦战,虽然未能夺回光华铺,但是终于在光华铺与界首之间建立了第二道防线。”
“战斗到12月1日中午,中央红军主力大部分渡过了湘江倩女梦岛。”
在11月30日的光华铺阻击战和反击战中,牺牲不知多少红军将士的生命,他们绝大部分至今都无名无姓。他们在决定中国革命前途、决定中国共产党命运的生死关头,英勇作战,用生命和鲜血为中国革命、为中国共产党杀开了一条血路,迎来了遵义会议的曙光马竞吧。
在光华铺的血战中,红十团的两任团长沈述清、杜宗美先后英勇牺牲。他们的坟墓就在光华铺阻击战纪念碑对面山坡上。

而刘老看见的那12位红军烈士,永远长眠在光华铺石口岭(碗塘岭)那深深的煤窑洞里。他们葬身的地方,就是红十团沈述清团长和杜宗美团长等18位烈士合葬墓的地方。
他们默默无名,但却是为中国革命立了大功的英雄啊!
谨以此文献给在湘江血战中英勇牺牲的红军将士和经历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红军英雄们!
( 文/唐高飞 图/阳著文 )
如果您有任何需求请拨打以下电话:
紧急救援电话:0773-6222131
旅游咨询电话:0773-6210069
旅游投诉电话:0773-6211188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红色兴安》
内容来源于:灵渠驿站(版权归原作者)

您可能还对这些内容感兴趣

中国银行向烈士碑园捐建红色报告厅
著名词作家蒋开儒在兴安湘江战役纪念公园,举办“携手新时代·共圆中国梦”主题演讲
老山界举行兴安最大的毛主席石膏塑像安放仪式
湘江烈士纪念公园成为新党员入党宣誓仪式重要基地
红军后人讲述:湘江战役是父亲一生不愿提及的悲壮历史
重走长征路—兴安红色旅游景点你知道多少?
文章归档